bokee.net

工人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住院记事

 

住院记事


半夜醒来,听见心脏咚咚咚咚的强烈跳动声,经验告诉我,可能血压升高了!急忙披件衣服下床,从书橱上取下腕式电子血压计,一量血压,高压165,低压80,心跳每分钟91次。分析原因,肯定是服用“抗骨增生片”所致。我买药都要看说明书,此种药无论是付作用、不良反应还是禁忌,都标明“不明确”。吃了两天无事,以为不要紧,到第三天到底还是令血压升高了。我赶紧寻出一片“硝苯地平片”含在舌下,这是种救急用的抗高血压药,一般血压会很快降下来。不一会睡着了,近四点时醒了,心脏的跳动又在加速,奇怪,今天怎么压不住?重新起床量血压,高压153,心情紧张,其它的数字扫了一眼没记住,我怕血压控制不住往上窜,又不清楚能不能再服含片,怕危及生命,于是决定立即去医院。妻子睡得正香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叫醒了她,告诉她我要去住院的原因,本想让她同去,看她睡意沉沉,实在不忍心,就说你休息,我一个人去就行。
虽是初冬,并不觉冷,街上一路有路灯和霓虹灯招牌照着,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医院。我考虑身体不怎么难受,决定先看急诊,能不住院最好。急诊室灯火通明,一位保安正伏在桌上睡觉,听见脚步,抬起头努力睁开眼睛问有什么事?我问这里能不能看高血压病?他点点头说医生在睡觉,你去叫他。也不知医生睡在哪间房里,只向走廊里面叫了几声“医生,医生!”没有一点动静。只好再找到保安,保安说“你攒劲叫啊!”看我迟疑的样子,就带我去住院部。先挂了号,同我来到二楼内科,护士问什么病?我说高血压。护士说找急诊室,急诊解决不了,再来办手续住院。我只得重回急诊室。正好有三个妇女抱着小孩也朝急诊室走去,说是小孩发烧。人多势众,我附和着她们一起叫,这次医生应了声,穿好白大褂开房门出来。女的首先说孩子发烧,医生说去住院部三楼,那群人立即离开。问我是什么病?我说是高血压。他说我们这儿没血压计,你也去住院部。急诊室连个血压计也没有?我看是不想耽误瞌睡,打发人走。无奈只好拿着他写的住院通知,往住院部一楼预交了二百元,上楼。
睡在26床,护士给我换了干净的床单和被褥。她叫醒了医生,赶忙给我量血压,医生也进来了。护士说高压140,低压70。我心想,不算高啊,要是早量了,我不会办住院手续的。医生问了我发病的原因,我说是服用了抗骨质增生的中成药导致的。其实我带来了这种药,但他没问,只是问我平时吃的什么治高血压的药,我都如实向他汇报。他说等下准备检查身体。什么也没做就走出房门。护士说,他姓程,是你的主治医师,有事你找他。
护士来给我挂吊针。这种吊针通常打两瓶,要滴几个小时,很难熬的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住院首先就得走这个程序,而且贵得很,不管于病情有用无用,不想打也不行。可是白天的检查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去的,没有几百元打不退,并不是看重钱,我们每年都有二次例行的免费检查,身体一向无大碍,而且血压也不算高。我对护士说,打完吊针我就出院。她虽没吭声,但从她的表情,我能读出她的默许。
六点多钟,天亮了,我打电话要妻子下来,一个人躺在这儿,什么事也做不了。八点多钟,在打第二瓶吊针时,程医师和护士同一位年纪稍长的医师来到我的床头,程医生很谦恭地对那长者轻声说:“他想打完吊针出院?”也许程医生怕说服不了我,就搬来救兵?那长者很温和地问了我的一些病情,说高血压对心、脑、肾都有影响……从他的字里行间,能明显感觉到他是要我接受身体检查,而且有一种不容质疑的口吻。我管不了他是什么身份,我说我血压不高,我要出院。我的口气也是很坚决的。护士说,他的血压的确不高。从始至终,我都觉得这位护士蛮有人情的。长者见状,认为我没有给他面子,扭头就走,程医生气愤愤边走边说:“你要出院就出院,但医疗费莫想报!”
医院进入市场,导致医疗费居高不下。虽然有医保,国家负担重,个人自负的比例也随之增高,病人多住几天院,医师就会多增加收入,这就是劝我要接受各项身体检查的主要原因。
终于打完了点滴,我同妻子来到医务室,准备结帐回家。程医生不在,旁边的医生说到病房去了,等一下。我对妻子说,你回去算了,家里还有许多事要做,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行。妻子走后,我对护士说,帮我量下血压吧。量的结果,高压135,低压85。出院应该没有问题。这时程医生来了,我说帮我办出院手续。他余怒未消地说:“一进院就要出院,你难道不是来看病的!”我说:“我本来是往急诊室的,急诊室说没有血压计才来到住院部的……”他冷冷地说:“办出院手续要到十一点,这是规定。”现在还只九点多钟,要等一个多小时,既然有规定,那就只有耐心等待。
十一点到了,我对程医生没好气地说:“帮我结帐。”他有些心虚地指着坐在电脑前的一位年轻女医生说,她给你办。等了近二十分钟,她将打印好的一份字斟句酌的诊断结论递给我。我看那篇几百字的文字,里面什么听诊,第三根肋骨什么的,全是些冠冕堂皇的假话。管不了那么多,时间不早,得赶紧去结帐。窗口很多,有医保、农保、社保,又是一番左问右问挺磨人费时的等待。只打了两瓶吊针,住了四个小时的院,就化了176元,也算为他们作了点贡献。
已经十二点多钟了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想着,有空去访访,看看有没有比这更好的医院……
分享到:

上一篇:孙氏寻根问祖

下一篇:医与药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