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e.net

工人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拨动心灵的邂逅

 

拨动心灵的邂逅

今天下午从药店回来,走在柳絮北路,不经意听见旁边好象有人叫我,侧脸一看,啊,原来是黄惠芳老师!几十年都没见面,她的头发已经花白,脸庞显得清瘦。在她眼里,我也无疑失去了记忆中的青春容颜。岁月留痕,彼此都有恍若隔世之感。
她说话还是那样快人快语,没有一点老态,早已从教师岗位退休,如今孙辈都已成人,和老伴李老师一起,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。
我和她是七十年代初相识的。那时我插队在涂山垦殖场,在小学代课。黄惠芳随李老师调到涂山小学,一家都搬过来了。李老师是公立老师,在学校担任校长。黄惠芳也在学校代课,与我一样,都是赤脚老师。我们算是同事。他们家生了三个儿子,还有李校长的母亲,一大家人就挤在前后两间房里。李校长是湖北人,黄老师是本地人,是在一块教书、恋爱结合的。他俩闹别扭,从不吵架,几次见黄老师从家搬出来,一个人在食堂吃饭,上课仍在一起,僵了很长时间,既不见李老师低头,也没看见她的孩子来找她。我看她神情落寞,李老师也郁郁寡欢,心里也不痛快,几次劝黄老师回去,她都沉默不语。不知不觉,也许是李老师作了让步,她终于回到了家里。象这样的出走闹了几次。
不过,他俩与同事的关系却相处融洽。有一年大队年终分红,我得了160元,这在当时是笔不菲的数额,是我一年的教书所得,我要用它孝敬母亲,她正受难,没一点经济来源。那时乡下没储蓄所,放在房里又不放心,想来想去,觉得黄老师家可靠,担心她不愿意,忐忑不安地找到黄老师,谁知她想也没想,爽快答应帮我保管,她接过钱,很仔细地放进五斗抽屉里,然后用锁锁好,说:“不要紧,放在这里安全,放心。”那一刻,我内心的感激之情真是难以言表!李校长为人低调,从不教训人,有事会很委婉地轻声说服别人。那时我很少回家去过,不是不想去,是不敢去,因为母亲是 “三查对象”。李老师不知情况,有一回他说:“你回去休几天假吧,我来这么久,还没见你回去过。你的课我来代。”这番好意我很感动,心中的隐私又不好明讲,几次说不去都被他拒绝,只好不情愿地去了几天。
他们在涂山好象只呆了两年,就又调到别处去了。今日相遇,再次拨动了我的心灵,久久不得平静。


 
分享到:

上一篇:渊明故里行

下一篇:西北旅途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