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e.net

工人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渊明故里行

 

渊明故里行

正午的阳光漫过初冬的山岗、田野和炊烟飘升的零散村落。灰白、平坦的田畴上,远远一团绿意醒目如旗。是棵樟树,孤独而又伟岸地散发一片沧桑古意。无须再问人了,那儿应该有小桥、流水;有村前的柳丝,篱边的菊花……
这儿就是庐山南麓的星子县温泉乡栗里陶村,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的故乡。
当我真真切切站在桥上时,却被它的简易弄得有些失望;一个桥墩,几块青石板,平铺直叙,普普通通,这说是声名遐迩的“柴桑”古桥?更有甚者,桥前地上还有散乱的稻草和干碎的牛粪。这与我心目中的“景区”、“名人故居”着实距离不小。但理智提醒我,唯其如此,才与陶渊明的身份相符啊!于是重新打量;泛着淡蓝幽光的桥面因日深月久的人踩牛踏,已经很难辨识它的年轮,而底下的花岗石桥墩,通体斑斑驳驳,已成青黑,若不是岁月烟尘一层层熏染,不是山洪湍流年复一年留迹,何来这般苍颜锈色!
清清浅浅的溪流自匡庐斗折蛇行而下,拂面的水汽带一丝沁人心脾的气息。桥的上游不远,三、五村女蹲在岸边抡棰洗衣,看她们有说有笑闲唠家常,忘情得好似一幅久违的风情画。她们是陶氏的后裔还是陶氏的媳妇?
下游几十步远的涧边屋场就是陶村,我过桥信步走去。
想想陶渊明真是不简单,一县之长的位置该有多少人为之朝思暮想,可他上任80余天就挂印归田,而且心情犹如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,无比畅快。他本来是有建功立业、拯世济民的大抱负的,然而豪族世家的当权使他“有志不获聘”,官场的污浊黑暗又渐渐暗淡了他的理想,他越来越向往农村和大自然,有一天终于被督邮的傲慢激怒,毅然回到家乡的怀抱——星子县城西三里的玉京山,过着息交绝游、与世相遗的耕读生活。
也许老天有意要考验他归隐的诚意和毅力,先是一场大火吞噬了他的故居,接着田地又遭水旱虫灾,他不得不举家迁移。虽然“夏日常抱饥,冬岁无被眠”,生活一落千丈,但他始终不肯屈心从俗,动摇气节。
陶渊明为何要选择庐山脚下的栗里南村作为他的第二故乡?他在《移居》一诗中直接道出了原委:“昔欲居南村,非为卜其宅。闻多素心人,乐与数晨夕。怀此颇有年,今日从兹役……”的确,与素心的村民相处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,“春秋多佳日,登高赋新诗。过门更相呼,有酒斟酌之。农务各自归,闲暇辄相思。相思则披衣,言笑无厌时……”东晋政坛少了一位难有作为的县令,却成全了开一代诗风的田园诗人!
站在陶村村口,我忽然感觉有些恍然。屋场座北朝南,约一、二十户人家,与普通村子并无大异,可是虔敬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四下搜巡,似要寻觅诗人当年的故居,会在村子的哪一方、哪一角……
这时,两个十七、八岁的女孩从我身旁走过,估计她俩是本村人,便问:这里有没有石碑之类的古迹?自陶渊明殁世以来,仰慕者歌咏缅怀的篇什不知凡几,连虎爪崖下陶公经常醉卧的一方石块,也布满了诗赋题刻,我想诗人的故里更应如此。谁知两位女孩说:“原先有,文革时被砸碎了。”
失望、惆怅、愤懑。继而又想,诗人的高洁品性和不朽诗篇,早已如丰碑一座,矗立在人们心中,这是可以随便砸碎、摧毁的么!
晴空里,几片云彩不知何时飞临小村上空,仿佛陶公正站立云朵之上,深情凝望他的后辈;那村子四周静穆的土地,似乎依然散发穿越千年的诗香……


 
分享到:

上一篇:活到老学到老

下一篇:拨动心灵的邂逅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